美国华为恩怨录:贴安全威胁标签 技术抵制蔓延盟国

美国为何总是针对华为?

文 | 《中国企业家》记者  梁睿瑶

编辑 | 林文龙


美国对于华为等中国企业的抵触由来已久,尤其是涉及高科技领域的竞争。

12月6日凌晨,加拿大媒体The Globe and Mail报道,12月1日,华为创始人任正非的女儿孟晚舟在加拿大转机时被捕,美国正在寻求引渡,孟晚舟或将面临纽约东区未指明的指控。

随后,中国驻加拿大大使馆发表声明,“应美方方面的要求,加拿大方面逮捕了一名不违反任何美国或加拿大法律的中国公民。中方坚决反对并强烈抗议严重损害受害者人权的此类行为。”

12月6日,外交部发言人耿爽在例行记者会上称,中方已就此事分别向加方、美方提出严正交涉,并表明严正立场,要求对方立即对拘押理由作出澄清,立即释放被拘押人员。

耿爽回复现场媒体提问时说,加拿大和美国“在没有给出明确理由的情况下就把人拘押,当然违反了当事人的人权。”同时,他也表示,目前,加方和美方均未对拘押理由作出任何澄清。

12月7日凌晨,深圳微博发布厅表示:我们密切关注此事,强烈要求加拿大方面立即澄清事实,解除无理拘押,切实保障当事人的合法、正当权益,立即释放被拘押人员。我们将继续关注事态进展,协助华为等在深企业维护在境内外正当权益。

美国华为恩怨录

12月6日晚间,华为向供应商发布公开信称,“美国政府通过各种手段对一家商业公司施压,是背离自由经济和公平竞争精神的做法。但是,我们不会因为美国政府的无理,而改变我们与全球供应链伙伴的合作关系。”

美国对于华为等中国企业的抵触由来已久,尤其是涉及高科技领域的竞争。

自2012年起,华为就被美国政府打上“安全威胁”标签,尽管华为当时积极配合调查,还是被拒之门外。随后,华为进行了种种努力,今年1月初,华为原本与美国当地的运营商Verizon、AT&T合作在门店销售手机,然而计划在公布的前夕相继撤销。

与中国不同,Verizon、AT&T、Sprint和T-Mobile四大运营商占据了美国市场销量的90%还多,所以错失这次机会,华为很难再突破美国市场。

Bloomberg报道称,2016年,美国政府开始担心华为等公司的设备安装了后门,能够监控美国的用户。华为否认了这些指控,认为这是一种民族主义的恐慌。“我们在这个行业已经有30年了,从没出现过一起安全问题。” 华为负责国际媒体事务的副总裁Joe Kelly说。

但是,出于安全考虑,五角大楼停止向美国军事基地提供华为的设备。百思买(Best Buy)是美国最大的电子产品零售商之一,最近也停止销售华为产品。

华为轮值CEO胡厚崑在巴塞罗那表示,美国对华为手机和网络设备安全的担忧毫无依据,只是美国政府普遍认为中国产品不可相信。

当5G成为下一个科技竞争风口,华为成为全球第一大基站及光通讯设备供应商。美国对于华为多了一个“敏感点”。

今年1月底,美国科技网站Axios曝光了一份文件,是美国国家安全委员会关于5G网络的备忘录草案。草案呼吁美国政府将5G网络国有化,也提及中国科技公司对美国安全构成威胁,其中点名了华为和中兴。

8月,美国总统特朗普签署了一项法案,出于安全考虑,禁止政府部门虑使用华为技术。

对此,华为轮值董事长徐直军在接受CNBC采访时表示,作为5G技术的领导者,华为没机会为美国消费者提供解决方案和服务,那么美国的5G市场会是一个没有充分竞争的市场,也很难真正成为全球第一。

但是,美国的抵制蔓延到其盟国。

8月,澳大利亚和新西兰以国家安全问题为由,禁止在该国使用5G或者第五代无线网络下的华为设备;紧接着,韩国和日本公开表示,不与华为进行5G合作;9月,印度也宣布终止与华为、中兴的5G合作,转投思科、三星、爱立信、诺基亚。

《华尔街日报》报道称,美国认为华为的设备可用于间谍活动,于是联系德国、意大利和日本等主要盟友,让它们说服国内企业避免使用华为的设备。一些欧洲国家也出于“国家安全”因素,开始禁止与华为合作。

今年10月,华为发布了自研的AI芯片昇腾910和昇腾310,将于2019年用于自身产品。不过,华为仍需要大量进口芯片,而且,其全资子公司海思研发的麒麟芯片,采用的是ARM授权的设计架构。

11月9日,美国商务部工业安全局(BIS)出台一份产品和技术的管制框架,涉及AI技术、AI芯片、机器人、量子计算等14项核心前沿技术。

这项规定无疑是针对“中国制造”。市场研究公司Gartner报告显示,2017年,华为是全球第五大半导体芯片买家,采购总额约140亿美元。华为的采购对象包括高通、英特尔、博通和赛灵思等国际芯片公司。

丛林竞争

欧洲和亚太市场是华为的主战场。Dell‘Oro Group数据显示,2017年,华为在亚太地区占据38%的市场份额,在欧洲拥有30%的市场份额,在北美仅占2%。

“如果华为在欧洲的市场受到影响,就会影响到华为的销售、利润,随之影响研发投入。”首都经贸大学金融学院副教授施慧洪告诉《中国企业家》,美国的盟国短期看铁板一块,长期看,在经济利益影响下,或许会有转机。

不过,国际战略研究所理事赵昌会认为,美国与盟国的关系紧密,经济利益很难撼动。参与抵制华为5G合作的国家有美国、新西兰、澳大利亚、德国和日本等,这些国家背后都有“五眼联盟”这个组织的影子。

“五眼联盟”前身是英美多项秘密协议催生的多国监听组织“UKUSA”,二战后,美国、英国、澳大利亚、加拿大和新西兰的情报机构组成情报间谍联盟,内部实现互联互通情报信息。

9月,加拿大媒体曾报道,一名高官称加拿大没必要效仿美国和澳大利亚,不禁止与华为进行5G合作。如今,孟晚舟被捕,就是在加拿大转机时,由美国方面授意加方扣人的。

目前,“五眼联盟”中,没有明确拒绝华为的只有英国,脱欧后英国需要中国市场来开拓新路。但是在美国的一再施压下,12月5日外媒报道称,英国最大电信服务运营商BT已将华为从其核心5G网络竞标者名单中移除。

不过,BT表示,华为仍然是“重要的设备供应商和创新合作伙伴”,其5G网络依然会使用华为设备。

美国对华为多次出手,背后其实是中美贸易的博弈。

今年4月,中兴一度被“封杀”,损失惨重,但施慧洪向《中国企业家》分析,中兴的核心知识产权受制于人,当美国政府发出禁令,禁止其在未来7年内向美国企业购买敏感产品,中兴就难以运营下去。相比之下,华为本身基本放弃了美国市场,主要市场在中国和欧洲,而且在核心技术研发上比中兴强,所以技术制裁对其影响不大,美国就出了“抓人”这招。

“孟晚舟被捕,其实对华为自身业务不会有破坏性影响,但是涉及人身自由,就把任正非牵扯其中了。”施慧洪向《中国企业家》表示,制裁中兴与华为,从美国的角度看,是类似的举措,但对于中国来看,影响大不相同。

赵昌会也认为,华为市场规模大于中兴很多,两次事件的影响很难相提并论。

华为年报显示,2017年华为全球销售收入6036亿元,接近同期中兴1088.20亿元的六倍。

孟晚舟被捕的消息公开后,华为供应链厂商股价接连下跌。台积电12月6日收盘股价较前一日下跌1.55%;同期,联发科股价下跌6.13%。富士康因裁员和缩减开支的原因,截至12月6日,股价较前一日下跌10.21%。

12月6日,富士康副总裁吕芳铭出席活动时称,华为还有大陆及第三世界市场,重点还是要看5G的技术及体质。他表示,富士康是一个广平台,跟易利信、NOKIA、英特尔及高通均合作做实验。

国际上也在等待中国的回应。12月7日凌晨,CNBC报道,曾在奥巴马政府下负责中国贸易的前助理Jeff Moon称,美国需要赶紧澄清指控,在特朗普下令之前就启动基础案例的调查,他也担忧,这件事对于中美关系是一个巨大威胁,会对股市造成冲击。

Jeff Moon表示,如果中国采取同样的手段回应孟晚舟事件,那么每一家在中国经商的美国企业都很脆弱。

责任编辑:万露

发表评论

相关文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