天才少年科学家商业领袖 敢对李彦宏说不的人退休了

天才少年、科学家、商业领袖……敢对李彦宏说“不”的人要退休了

简介:张亚勤曾说自己和李彦宏的争论最多,但前提基于尊重。“如果错了就错了,如果大家不能形成共识没有关系,可以允许冲突。”

6个多月后,53岁的百度总裁张亚勤将正式从百度退休。

3月15日,百度公司发布内部邮件,宣布了新的人才梯队建设计划:一方面,加速干部年轻化的进程,选拔更多的8090后年轻人进入管理层;另一方面百度还正式推出了高管退休计划,对于为公司倾注心血、陪伴公司成长的高级管理者,如因个人意愿或家庭需要选择新的生活,都将纳入高管退休计划给予关怀和照顾。

其中,张亚勤成为申请加入退休计划的第一位高管,他将于今年10月从百度公司退休。

“在过去几年间,亚勤和家人不在一个城市,陪伴的时间很少,在多年投入地工作之后,他希望可以更多地和家人在一起。”百度董事长李彦宏在内部邮件中说,并肯定了他为百度所做出的贡献,以及在锻炼和吸引人才等管理层面的成绩。

从12岁考入中科大的“天才少年”,IEEE百年史上最年轻院士,到回国率领微软中国的“商业领袖”,再到加盟百度不断拓展技术业务边界……过去几十年里,外界曾给张亚勤贴过不少标签。

现在的他说,自己将开启人生的“3.0”,将把更多的精力投入教学、科研、中美澳学术交流,联合国慈善项目和陪伴家人。

从天才少年到科学家

1966年,张亚勤出生于山西太原一个教师家庭,幼年时就显现出非凡的记忆天赋。

和普通孩子对文字死记硬背不同,小学时,老师让他看5分钟报纸,然后他就能背出报纸上的内容。2008年时,张亚勤曾在接受第一财经采访时提到:“我从小看什么东西就能记住,可以达到过目不忘的程度。”

天资聪颖的张亚勤多次跳级。1978年,年仅12岁的他考入中国科技大学少年班,成为当届中国年纪最小的大学生。他在一次采访中提到,中科大少年班的教育方式是保持棱角和激情,同时能包容,有一种理想主义的色彩,这么多年过去了,自己依然很少被磨平。

此后,张亚勤23岁就在美国拿到博士学位,31岁被授予美国电气和电子工程师协会院士(IEEE Fellow)称号,成为该协会100年历史上获得这一荣誉最年轻的科学家,那时的他已经拥有60项美国专利,担任全球20所大学的客座或名誉教授。

在学术研究造诣如日中天之际,张亚勤接到了另一位华人技术天才李开复的电话,时任微软全球副总裁的李开复邀请他,一同回国创办微软中国研究院。

1998年底,微软中国研究院正式成立,李开复任院长,张亚勤任副院长兼首席科学家,当时微软中国研究院仅有几个人。一年后,李开复被调回微软总部,张亚勤开始独立执掌微软中国研究院,并将其发展成为之后蜚声国际学术界的微软亚洲研究院。此后,他又身兼了微软全球资深副总裁、微软(中国)有限公司董事长的职务。

在微软任职期间,他曾在接受第一财经记者采访时提到,自己看到了很多因为没有“韧劲”而消失的公司,如曾经红极一时王安公司、DEC公司等,因此,作为企业决策者,一定要有一种韧劲,对产业的发展要有长远的眼光,根据变化作出应对,同时在逆境中保持信心,在辉煌时不要浮躁。

在他的带领下, 10年间微软中国研发集团人数从最初的几人成长为3000多人,占到全球研发总数的10%,已超越印度,成为除美国本土之外微软最大的研发团队。并且,那时的微软中国已经从最基础的研究,到技术孵化和产品开发,到市场销售,再到售后技术支持与本土产业合作,形成了全套链条。

过去20年里,微软中国几乎变成了中国IT产业的黄埔军校,除了张亚勤,包括创新工场董事长兼CEO李开复、源码资本投资合伙人张宏江、阿里巴巴技术委员会主席王坚、小米集团总裁林斌、联想集团CTO芮勇等在内的一连串大佬们都出自这里。

而这背后,微软亚洲研究院的院友已逾7000名,遍布世界各地,活跃在科技创新各领域,成为引领人工智能、云和大数据创新的一支重要力量。

对李彦宏说“不”

“使命达成”——2014年,张亚勤用这四个字来解释他离开微软的原因。这一年,一手帮助微软在北京建立美国以外最大科研中心的张亚勤离开就职16年的微软,转投百度。

“当我对某项工作驾轻就熟的时候,就意味着这段工作生涯即将要画上句号,我会主动寻找另一个能够让我兴奋的工作。我是个不停追逐下一个‘兴奋点’的人。” 他在此前接受采访时说。

在百度工作的五年里,张亚勤担任总裁,负责新兴业务,相继推动了国际化市场开拓、金融和教育等业务的孵化和探索。

最近两年来,他带领团队负责的业务包括:新业务群组如云计算、教育、安全和国际业务;自动驾驶群组,如各级别智能驾驶技术;技术体系即公司的核心技术,涉及大型的数据中心、网络架构、传输的架构、服务器,包括芯片、量子计算和5G等前沿技术。

例如,当BAT中阿里、腾讯先后发力云计算,张亚勤提出了百度云ABC(人工智能AI+大数据Big Data+云计算Cloud Computing)战略,并认为当今科技发展已经进入到了Cloud 2.0阶段。

百度在今年2月百度公布的2018第四季度财报里,首次披露百度云业绩,该业务季度营收达到11亿元人民币,同比增长超过100%。

围绕人工智能,2015年时,张亚勤曾提出了 “互联网+”的下一站是“智能+”,人工智能技术将应用到每一个场景、每一个设备、每一种服务里面。

在去年的达沃斯论坛上,第一财经记者留意到,他还提醒业界人工智能领域炒作和泡沫很多,但人工智能本身是真实的,同时具有变革性,而且就在当下。

在百度内部,没有被磨平棱角的张亚勤有时也会对李彦宏说“不”。

不久前的一次采访中他提到,自己和李彦宏的争论最多,但前提基于尊重。“如果错了就错了,如果大家不能形成共识没有关系,可以允许冲突。”

总结自己过去五年在百度的经历,张亚勤说:“我有幸亲身经历和深度参与了从移动互联到人工智能、从互联网+到智能+这场深刻的技术变革浪潮,看到中国人才、智慧和创新的快速崛起。”  

对他而言,从百度退休是一个无比艰难的决定,但人生总有取舍。

对现在的百度而言,仍有“关键战役”要打。

过去一年,是百度AI商业化落地的关键一年,同时也经历了百度国际业务、金融服务业务分拆,高管陆奇离职,内部推行OKR(Objectives and Key Results,目标与关键成果法)考核系统和一轮百家号引发的“搜索引擎百度已死”的争议。

眼下,百度AI商业化的探索正在“拨云见日”,技术的价值和意义正被重新认识和评估。用李彦宏的话说,今年的百度还要继续坚定“夯实移动基础,决胜AI时代”的战略,“聚焦主航道,打好关键战役。”

责任编辑:鲍一凡

发表评论

相关文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