69岁企业家被带走 *ST康得3000亿市值梦还有戏吗?

身家曾170亿的69岁企业家涉嫌犯罪被带走 *ST康得3000亿市值梦还有戏吗?

来源:每经网


钟玉。图片来源:每经资料图

三次冒险,颇有传奇色彩的钟玉最终还是“遇险”了。

1988年,在体制内干了20年的钟玉放弃领导机会,投向创业洪流。这是一个拥有雄心壮志的中年人,那一年年近不惑。

从电动车到碳纤维,钟玉的创业经历曾经辉煌令人震惊,*ST康得市值一度接近千亿,钟玉喊出3000亿市值的梦想更是就在不久之前。

成功容易给人带来路径依赖,钟玉最终还是倒在了碳纤维投资。现金流回报无法覆盖资本开支,钟玉和*ST康得陷入债务危机。

如今因涉嫌挪用资金,钟玉被警方采取刑事强制措施。他那个试图打破全球市场垄断的碳纤维项目,此后将何去何从……

从企业家翘楚到涉嫌挪用资金

2017年冬天,在亚布力中国企业家论坛第十七届年会上,*ST康得(002450,SZ)实控人钟玉的心情不错,饶有兴致地参加了“亚布力好声音”,演唱了一首韩磊的《等待》。这是电视剧《汉武大帝》的片尾曲,钟玉唱到高音处,仍游刃有余。


图片来源:搜狐网页截图

与钟玉竞争“好声音”奖的有冯仑、陈东升、王石。评委任志强对钟玉点了一个大大的赞,他也最终获得了“亚布力好声音”大奖。

那一年可能是钟玉的人生巅峰,他实际控制的康得新还没有被*ST,当年11月达到940多亿元的巅峰市值。这一年,钟玉还入围了胡润百富榜,在各个公开场合畅谈发展碳纤维可实现国产替代的梦想;官网显示,他那一年还在德国总理默克尔举办的午宴上发言,题目是《中德碳纤维轻量化创新技术合作的成果汇报》,其他发言人包括国家电网公司前董事长以及马云。

谁能想到,不过两年,临近古稀之年的钟玉出事了。

5月12日晚间,江苏省张家港市公安局官方微博发布消息称,康得投资集团有限公司(以下简称康得集团)董事长、康得新复合材料集团股份有限公司大股东及实际控制人钟玉,因涉嫌犯罪被警方采取刑事强制措施。

次日,《每日经济新闻》记者实地探访了*ST康得,同时,张家港市公安局宣传科负责人告诉记者,钟玉(被采取刑事强制措施的)一项罪名是涉嫌挪用资金。

资金是*ST康得最近陷入风口浪尖的问题之一。在*ST康得2018年年报中,公司存放于北京银行西单支行的122.1亿元存款遭到独董质疑。审计机构被告知,“该账户余额为0元”。此外,*ST康得与大股东康得集团和北京银行西单支行签订的《现金管理合作协议》,被独董认为是违规签订。这份协议让康得集团有机会从它的自有账户提取*ST康得账户上拨的款项,这一纸协议打开了康得集团占用*ST康得资金的方便之门。

康得集团的总资产曾超400亿元,钟玉的身家也曾达到170亿元,既然他已名利兼收,最终又为什么涉嫌经济犯罪?

每个人都想知道答案。

从钟玉过往一生寻找解题公式,关键钥匙是“冒险”二字。

从弃官下海创业到多次冒险扩张

1988年,走在大街上的人们几乎都会提到一个词汇——改革。那是一个充满勇气的年代,多少人带着梦想与激情,选择了“下海”。

冯仑、潘石屹……这些体制内人物纷纷辞职,在这里挖掘到了第一桶金。

先发掘金者的财富效应、社会的风潮,让体制内的钟玉也坐不住了。

从1968年开始,钟玉在一家大型国防企业干了20年。“多年媳妇熬成婆”,1988年,38岁的钟玉有了被提拔为正局级厂长的机会。升官和创业,两个选择摆在了钟玉面前,而他最终选择了到中关村创业。

这是钟玉的第一次冒险。

时隔20年后,钟玉再谈起当年的创业经历时说道:“全厂领导都问我为什么,我说我这一生一不图名,二不图钱,想为民族振兴干点事。”

之后是一段艰难的时光……

钟玉创业做电动车,1990年生意不景气,赔光了筹集的3万元,聚餐的吃喝都要30多个人“众筹”,谈起生活不如意,大家哭得稀里哗啦,钟玉手一挥,吹了酒瓶子。

身处困境,信心可是比黄金贵。

之后钟玉什么都试过,老年人、残疾人的代步电动车、清洁设备等。直到接触高分子材料行业的预涂膜,钟玉翻身了。


图片来源:公司官网截图

当时的预涂膜行业也有壁垒,其中之一就是较大的资本开支。

钟玉1998年启动预涂膜项目,但直到2002年才起建立国内第一条预涂膜生产线。这一项目也奠定了*ST康得的收入支柱。

但十年后的2011年,*ST康得的净利润才迈过1亿元门槛——这中间不是一帆风顺,最困难时,钟玉甚至思考过跳楼的事。

钟玉曾回忆说:“2003年恰恰我们也面临着困难。我站在楼上看着楼下,我说我非常理解企业家的自杀,我说我现在要跳下去,什么事都没有了,这个责任都不用担当了,也都不用扛了……我当时站在楼上,我说我要跳下去,什么也不用管了……”

最后,钟玉还是过来了,也就有了后面*ST康得的白马神话。

2008~2017年的十年间,*ST康得总营收由2.6亿元增长到117.89亿元,净利润由2861万元增长到24.74亿元,十年85倍增速,而且在2015年前,*ST康得净利润增速从未低于40%。

钟玉个人则连续入围福布斯富豪榜,那时候他是资本的“宠儿”。

从3000亿市值梦想到资金链崩塌

人在巅峰,钟玉露面公共场合的次数更多了,他向大家谈过黑格尔的辩证法,但最令人印象深刻的,是他提到的*ST康得“3000亿”市值。

A股市场的“3000亿”市值是什么概念?目前这个数字的公司仅20家,这一梯队属于万科A格力电器美的集团

钟玉拿什么来支撑*ST康得的“3000亿”?钟玉的算盘是光化学膜和碳纤维,途径则是国产替代。

于是,他又开始接二连三地冒险。

早在2011年,*ST康得通过定增拟投资近30亿元,建设两亿平方米的光学膜产业化集群项目。从技术角度讲,这个项目和之前的预涂膜完全不相关。

这自然是一步险棋。


2017年,康德集团的持股大量质押。图片来源:公司年报截图

2018年,康德集团的持股还出现了冻结。图片来源:公司年报截图

企业家的投入要承担风险,理性企业家必然考虑经济核算。那钟玉当时的经济核算是否足够精细?

证券市场周刊报道称,在当时发布定增之前,*ST康得建设的4000万平方米光膜示范基地,在2012年已为其贡献9亿元的营收,占公司总营收的42%。而*ST康得欲新投资的两亿平方米光学膜项目,是示范基地的5倍。

为抢占市场份额,*ST康得光学膜刚开始靠成本竞争,从中低端起家。

尽管*ST康得的营收和增速依然保持增长,但经营活动现金流净额远远低于投资活动现金流净额。2011年~2013年,*ST康得经营现金流净额分别为1.61亿元、2.73亿元和2.26亿元;但对应的,投资活动现金流净额分别为负5.25亿元、负8.06亿元和负18.73亿元。

从现在来看,钟玉对光化学膜的冒险是押对了。截至2018年年报,*ST康得光化学膜收入已占总营收大半。

成功容易给人带来路径依赖,钟玉开始了他的第三次冒险——碳纤维。相比过往的业务突围,碳纤维资本投入更大,回报周期更长。2017年,钟玉欲投资的“碳纤维复合材料项目”和“5100吨碳纤维项目”总金额达80.98亿元。处于资本投入期的在建工程,利息成本、项目成本、建设成本都需要钱,再融资自然是头等大事。

股权质押、银行借款、战投注资……钟玉的债务融资和股权融资彼此依赖,如果一个环节出问题,整个资金链就会有危机。

危机爆发的时间就在最近3年。

一方面,*ST康得的股价从2017年最高位开始下跌,但控股股东康得集团的股权质押仍处于高比例状态。 

另一方面,2018年*ST康得连遭穆迪、惠誉、新世纪等评级机构降级。穆迪更是指出康得投资集团有限公司流动性状况恶化,且股票质押率居高不下,并导致康得新再融资及控制权变更风险加大。

2019年1月,*ST康得两只合计15亿元的短债“18康得新SCP001”、“18康得新SCP002”违约。2月15日,“17康得新MTN001”不能按期足额偿付利息,已经构成实质性违约。

2月,*ST康得换帅,钟玉辞去上市公司董事长职务。

辞职之后,69岁的钟玉曾对媒体表示:“虽然我现在不做康得新董事长了,但是作为实际控制人来讲,也照样会矢志不渝地去支持和关心……打造我们世界级的先进高分子材料目标。”

雄心尚在,但是如今被警方采取刑事强制措施的钟玉,还能继续冒险吗?


责任编辑:李昂

发表评论

相关文章